Ξ

    Search by

    回顾 Optimism 首轮追溯性募资

    追溯性募资与普通的资助基金有何不同?如何使得追溯性募资的投票更加具有多样性和更有效?


    VB

    Vitalik Buterin       2021-11-17

    来源 | vitalik.ca


    特别感谢 Karl Floersch 和 Haonan Li 的反馈和审核,以及 Jinglan Wang 参与讨论。

    上个月,Optimism 启动了他们的首轮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总共向 58 个项目分配了 100 万美元,以奖励这些项目为 Optimism 和以太坊生态系统所做的出色工作。这不仅是第一个主要的通用型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实验,而且还是第一个由徽章持有者 (badge holders) 参与的新型治理实验。这种治理模型既不是一小群人组成的决策委员会,也不是一个完全的公众投票,而是在由 22 名参与者组成的中等规模小组中进行二次方投票。

    从开始到结束,整个过程都高度透明:

    以下为最终结果,以表格形式呈现出来:

    https://vitalik.ca/images/retro1/resultschart.png

    类似于 Gitcoin 的二次方融资MolochDAO 的资助基金,“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是以太坊生态系统在创新的公共物品募资机制设计领域中确立自己关键角色的又一实例。那我们可以从这个实验中学到什么呢?


    分析结果

    首先,让我们看看结果是否有什么有趣的收获。但是我们用什么来与结果进行比较呢?最自然就是与另一个主要的公共物品募资实验相比:Gitcoin 的二次方融资 (下图中举了第 11 轮作为例子)。

    Gitcoin round 11 (仅列出了技术项目)Optimism retro round 1
    img
    img

    不进行比较的话,也许 Optimism 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结果中最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获胜者的类别:每一个主要的 Optimism 追溯性募资中的受资助项目都是技术类项目。关于这点,徽章持有者说明书中没有任何规定;非技术类项目 (例如 ethereum.cn 网站上提供的翻译) 绝对符合条件。然而,由于徽章持有者的共同选择再加上潜意识中对技术项目的偏心,第一轮似乎被当作以技术为主题了。因此,在上面的对比表格中我仅挑出了 Gitcoin 的技术类项目 ("DApp Tech" 板块 + "Infra Tech" 板块) 作为参数,以关注其余差异。

    下面列出了关键的差异:

    • 追溯性募资受资助项目的资金差异更小:本轮 Optimism 追溯性募资中,排名第 1 的项目仅比排名第 25 的项目多领了三倍的资助资金。而在 Gitcoin 中,如果将 DApp Tech 和 Infra Tech 两类放在一起 (见上图),第 1 名和第 25 名的差距超过 5 倍;但是如果将这两类拎出来单独比较的话,第 1 名和最后一名之间的差距甚至可以超过 15 倍!我个人认为主要原因是 Gitcoin 使用了标准二次方募资机制 (奖励≈(ixi)2(\sum i\sqrt{x{i}})^{2}),而本轮追溯性募资的是 (奖励≈ixi\sum i\sqrt{x{i}}),没有加平方。可能下一轮会采用二次方吧。

    • 追溯性募资受资助项目更加著名:这实际上是一个“预料中”的结果:本轮 Optimism 追溯性募资 侧重于奖励那些已经提供了价值的项目;而 Gitcoin 的则是开放式的,许多捐献是为了孵化有前途的项目并期待其未来带来的价值。

    • 追溯性募资更加关注基础设施类项目,而 Gitcoin 更加关注面向用户的项目:当然,这只是比较笼统的概括。因为在上图 Gitcoin 的列表中虽然包含着许多基础设施类的项目,但总的来说,直接面向用户的应用项目更为突出。出现这种现象的一个尤其有趣的原因是 Gitcoin 更加关注对子社区 (例如游戏玩家群体) 有吸引力的项目;然而 Optimism 追溯性募资更多地关注具有全球性价值的项目,或者说是那些对于以太坊开发者群体来说尤其有吸引力。

    我个人认为 (诚然这一评论主观性太强) 本轮 Optimism追溯性募资的受资助项目某种程度上质量更高。这个结论与上述分析的三个差异没有任何关联;只是从普遍的印象来看,上图中右侧项目 (Optimism retro round 1) 比左侧项目的质量要高得多。

    当然,这可能有两个原因:(i) 人数更少但技能更强的徽章持有者群体 (“技术专家们”) 做出的决定比 “大众” 的更好,以及 (ii) 追溯性募资的方式比提前募资的方式更容易判断一个项目的质量。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方式总结上述结论,即技术专家更聪明而大众的水平更多样化,那会怎么样?


    我们可以使得徽章持有者的组成以及他们的结论更加多样化吗?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让我们更深入地探讨上述提到的具体例子:ethereum.cn。这是一个优秀的以太坊中文社区项目 (当然不止这个项目!还有 EthPlanet 等),ECN 一直提供大量的中文资源让大家更了解以太坊,包括翻译许多由以太坊社区成员撰写的高技术文章和其他关于以太坊的英文资源。

    https://vitalik.ca/images/retro1/ethereumcn.png

    图为 Ethereum.cn 的网站首页,内含许多高质量的技术文章和资源 —— 虽然他们还没将 ”eth2“ 修改为 ”共识层“。扣除他们十个追溯奖励积分。

    徽章持有者需要具备哪些知识才能有效地分辨出 ethereum.cn 究竟是一个优秀的项目;或是一个初心很好但较为平庸并且实际上没什么中国用户访问的网站;还是一个骗局?大概需要满足以下几点:

    • 能够读懂中文和会说中文

    • 融入中文社区并了解该特定项目的社会动态

    • 对非技术读者的技术水平和心态有足够的了解,以判断网站对他们的有用性

    而目前的徽章持有者,基本上都集中在美国,满足上述要求的人数几乎为零。即便有两名讲中文的徽章持有者,也是在美国,并且与以太坊中文社区不那么亲近。

    那么,如果我们扩展徽章持有者群体会怎么样?我们可以从各个以太坊社区分别添加 5 名成员作为徽章持有者,他们分别来自中文社区、印度、拉丁美洲、非洲,还有南极洲的代表企鹅参与投票。同时,我们还可以使参与者的专业领域更加多样化:一些技术专家、社区领袖以及一些深入以太坊游戏领域的人。希望我们在人选上的覆盖面足够广:面对每个对以太坊有价值的项目,我们至少有 1-5 个徽章持有者足够了解该项目,以保证明智地对其进行投票。

    以下是一些解决方案系列:

    1. 调整二次方投票设计。从理论上讲,二次方投票有一个独特的属性,即用户几乎没有动力给自己不了解的项目投票。而且,你每投一票给不了解的项目,那么你能投给更了解的项目的积分就被扣除了。然而,目前的二次方投票设计有一个缺点:不给某个项目投票并不是真正意义的中立,这其实是给一无所获的项目投了一票。关于这点我还没有更好的注意。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果不投票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立票数,那么如果某个项目没有获得一记票数,这个项目能获得多少资金?这值得更多的研究。

    2. 分类或者形成小组委员会进行投票。徽章持有者将首先投票对项目进行分类,然后每一类别中的徽章持有者 (“零知识证明”、“游戏”、“印度” 等等不同类别) 将在小组内进行投票。这也可以通过委托以一种更具 ”流动性“ 的方式来完成投票 —— 某个徽章持有者可以选择其他徽章持有者来决定他们对某个项目的投票,委托后会自动被委托者的投票。

    3. 每个人依然对所有项目进行投票,但需要促进更多讨论。拥有评估给定项目所需的专业领域知识的徽章持有者提出他们的观点并编写成文档或制作电子表格来列出他们的论据。其他徽章持有者则利用此类信息来辅助他们做出决策。

    一旦需要做的决策数量变多,我们甚至可以考虑像协议内随机抽签 (in-protocol random sortition) 这样的方法以减少每个参与者进行投票的决策数量。比如,参考将抽签并入二次方投票机制这种方法。二次方抽签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它会自然的形成大型决策由整个投票群体决定,而小型决策由较小的投票群体决定的模式。


    经济状况调查争论

    在本轮追溯性募资结束后的回顾讨论中,提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在选择资助哪些项目时,徽章持有者是否应该考虑该项目已受到了良好的资助与否?

    在”常规“的资助基金中,回答”是“的理由很明确:帮助项目的研发/启动资金从 0 美元增加到 10 万美元对项目本身的影响要比将项目的募资从 1,000 万美元增加到 1,010 万美元要大得多。但第一轮的 Optimism 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并不是一个常规的基金。他们不是为了期望资金能够给项目的未来工作带来良好发展而进行资助。相反,他们的目标是奖励已经实现一些目标的项目,以改变激励方式,促进任何人未来从事相关项目的工作。考虑到这一点,追溯性募资选择项目时,多大程度上取决于某个项目实际上需不需要资助?

    优先关注项目需求的理由

    假设你是一名二十岁的开发者,你正犹豫去加入一些资金充足并且拥有很棒的代币的 DeFi 项目,或是做一些很酷的开源的、令所有人受益的公共物品项目。如果你加入资金雄厚的 DeFi 项目,你将获得 10 万美元的薪水,你的财务状况将得到保障。如果你自己推进一个公共物品项目,你将没有收入。或者你有一些积蓄、通过兼职赚钱。但这些方式都会很困难,而且你不确定这种牺牲是否值得。

    现在,假设有两个世界,世界 A 和世界 B。首先,它们的相似性有:

    • 有 10 个和你一样的人可以获得追溯性奖励,其中将有 5 个人会获得奖励。因此,你有 50% 的机会获得奖励。

    • 你有 30% 的机会能够借助自己的工作获得一些名气,并被一些公司聘用,条件甚至被最初的 DeFi 项目更好 (甚至开始自己的项目)。

    差异是:

    • 世界 A (进行经济状况调查):追溯性奖励集中奖励那些不能通过其他方式获取成功的项目

    • 世界 B (不进行经济状况调查):追溯性奖励的发放与项目是否以其他方式取得成功无关

    下面看看你在每个世界的机会如何。

    事件几率 (世界 A)几率 (世界 B)
    取得独立的成功和追溯性奖励0%15%
    仅取得独立成功30%15%
    仅获得追溯性奖励50%35%
    20%35%

    从你作为一个非风险中立者的角度来看,在世界 B 中两次取得成功的几率都为 15%,比你在世界 B 中可能一无所有的几率要要小得多。

    因此,如果我们想要鼓励这个 20 岁的人做出实际贡献,将追溯性奖励集中分配给尚未通过其他方式获得奖励的项目似乎是明智的。

    反对优先关注项目需求的理由

    假设你是一个为许多项目提供少量资金的人,或者是为公共物品项目提供种子资金的投资者,期望获得追溯性奖励。在这种情况下,你能从任何一项追溯性奖励中获得的份额是很小的。你会宁愿有 10% 的机会获得 10,100 美元、有 10% 的机会获得 10,000 美元、还是有 10% 的机会获得 $100?这其实差别不大。

    此外,你通过追溯性募资奖励的机会很可能与你通过其他方式获得奖励的机会完全不同。在互联网上有无数这样的故事:人们把人生的大部分投入到一个非盈利性、开源项目,看着该项目走向营利且获得成功,而他们自己却完全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在所有这些事例里,追溯性奖励是否关注项目是否有需求其实真的不重要。事实上,对他们来说,只专注于判断质量可能会更好。

    经济状况调查本身也有弊端。它会要求徽章持有者花费精力来判断,在追溯性奖励系统以外,一个项目在什么程度上才算资金充足。这可能会导致项目花费精力掩盖它们的财富,使自己看上去更“潦倒”,以增加获得更多奖励的机会。对受资助项目的需求进行主观评价可能会变成对项目在道德上是否值得的政治化评价,从而给机制引入更多的争议。在极端情况下,可能需要一个复杂的纳税申报系统来适当地执行公平性。

    我是怎么想的?

    总的来说,似乎稍微优先考虑那些还没找到商业模式的项目会有好处,但我们只能适量地做。判断项目的好坏,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它们对世界的影响。


    提名

    在这一轮中,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在谷歌表格里提交项目来提名,而只有 106 个项目被提名了。现在人们知道他们真的有机会获得数千美元的资助款项,那么下一轮会怎么样呢?假设一年后,当每天有数以百万计的交易费用支付给追溯性资金轮,单个项目获得的资金比今天整轮提供的资金还多时,会怎么样?

    某种多层次的提名结构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可能没有必要将其直接写入投票规则中。相反,我们可以将其视为改变讨论结构的一个特殊方式:提名规则会筛选徽章持有者需要看到的提名,任何徽章持有者看不到的项目自然不会得到投票 (除非有徽章持有者真的故意绕开规则,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理由相信某个项目是有价值的)。

    img

    一些可能的想法:

    • 徽章持有者的预先认可:一个提名要被大家看到,必须要得到 N 名徽章持有者 (例如,N=3?) 的认可。任何 N 名徽章持有者都可以提前认可任何项目;这是一个反作弊的减速带,而不是把关小组委员会。

    • 要求提名者提供更多关于他们的提名项目的信息,对其进行说明,并减少徽章持有者详细研究时需要做的工作。徽章持有者还会任命一个单独的委员会,委托它对这些提名进行整理,提交那些遵循规则,并通过了检查是否作弊的基本测试的提名项目。

    • 提名必须指定一个类别(例如,“零知识证明”、“游戏”和“印度”),声称自己是该类别专家的徽章持有者将对这些提案进行评审,只有当他们选择正确的类别并通过一个基础测试时才会提交他们的投票。

    • 提名需要 0.02 个 ETH 的保证金。如果你的提名项目得到 0 票 (或者:如果你的提名被明确认为是“作弊”),你会损失你的保证金。

    • 提名需要一个 proof-of-humanity ID,每个人最多可以有 3 个提名机会。如果你的提名项目获得 0 票 (或者:如果你的任何提名被明确认为是“作弊”),你在一年内不能再提交提名 (或者你必须提供保证金)。


    利益冲突规则

    一轮后回顾讨论的第一部分是关于利益冲突规则。徽章持有者说明包括以下这条可爱的条款:

    1. No self-dealing or conflicts of interest

      RetroDAO governance participants should refrain from voting on sending funds to organizations where any portion of those funds is expected to flow to them, their other projects, or anyone they have a close personal or economic relationship with.

    2. 没有自我交易或利益冲突

      RetroDAO 治理参与者应该避免对这样的项目投票:它们给组织发送资金,且这些资金的部分会流向他们自己、他们的其他项目,或任何与他们有密切个人或经济关系的个人。

    (译者注:此处保留英文原文,方便下文对照)

    据我所知,这个条款是得到执行的。徽章持有者没有试图做自我交易 (self-deal),因为他们 (就我所知) 都是好人,他们知道这事关他们的声誉。但也存在一些主观的边缘情况:

    • 造成混乱的措辞问题。有些徽章持有者对“其他 (other)"有疑问:徽章持有者可以把资金投给自己的主要项目吗?此外,“给组织发送资金 (sending funds to organizations where...)” 并没有明确禁止把资金直接转给自己。这些都可以说是写这个条款时的一些简单出错;应该删掉“其他”这个词,且把“组织 (organizations)"改为“地址 (address)"。

    • 如果徽章持有者是一个非盈利组织的一部分,且该组织本身又向其他项目提供资助,怎么办?徽章持有者可以为该非盈利组织投票吗?徽章持有者不会获利,因为资金是100%转给其他人的,但他们可以间接受益。

    • 哪种程度的关系算作密切关系?以太坊是一个紧密的社区,有资格评判最佳项目的人往往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与团队是朋友或正是因为尊重那些项目而个人参与过。这些关系什么时候才算越界呢?

    对这些问题,我不认为有完美的答案;相反,这些不可避免是灰色地带,只能慢慢在讨论中完善。主要的机制设计做以下调整可以缓解这些问题:(i) 增加徽章持有者数,稀释他们在任何项目是内部人员的比例,(ii) 减少给只有少数徽章持有者支持的项目的奖励 (我在上文建议是把奖励设为 (ixi)2(\sum i\sqrt{x_{i}})^{2},而不是ixi\sum i\sqrt{x_{i}}),在这里也有助益),以及 (iii) 如果这些情况真的出现了,确保徽章持有者有可能抵制明显的滥用行为。


    徽章持有者应该不记名投票吗?

    在这一轮中,徽章持有者的投票是完全透明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每个徽章持有者是如何投票的。但是,透明投票有一个巨大缺点:它很容易受贿赂,包括非正式的贿赂,即使是好人也容易屈服于这种贿赂。徽章持有者最终支持项目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赢得那些项目的好感,这是一种下意识地动机。甚至更现实地是,即使理由充分,徽章持有者可能不愿意投反对票,因为公开投反对票很容易导致关系破裂。

    秘密投票是一种自然选择。在任何公民 (有时是居民) 可以投票的民主选举里,秘密投票被广泛使用,正是为了防止买票和以更胁迫的形式影响人们投票。但是,在一些典型的选举里,行政和立法机构内的投票通常是公开的。这样做的原因通常与民主问责制的理论相关:投票者需要知道他们的代表是如何投票的,这样他们才能选择他们的代表,以及知道他们所声称的价值并不是完全的谎话。但问责制也有不好的地方:进行公开投票的民选官员要对任何试图贿赂他们的人负责。

    政府机构内的秘密投票确实有先例:

    总的来说,结论似乎是,在政府机构里的秘密投票有复杂的结果;秘密投票是否适用于任何地方,以及透明是否绝对是好的,这两点目前还没有定论。

    具体到 Optimism 的追溯性募资,我听到的反对秘密投票的主要具体论据是,这使得徽章持有者更难团结起来,投票反对其他投给明显有问题或甚至是恶意的项目的徽章持有者。今天,如果一些流氓徽章持有者开始支持一个没有提供价值且明显是为那些徽章持有者捞钱的项目,其他徽章持有者会看到这种情况,并透出反对票来抵制这种攻击。如果用了秘密投票,不清楚要如何做到这一点。

    我个人赞成第二轮的 Optimism 追溯性募资使用完全的秘密投票 (除了可能在不公开的条件下对少数研究员开放),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结果的实质性差异是什么了。鉴于目前的徽章持有者数量少且关系紧密,处理流氓徽章持有者问题可能不是首要问题,但在未来,它会是。因此,构思一个能够投反对票或替代策略的秘密投票设计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组织讨论的其他想法

    徽章持有者的参与程度参差不齐。有些人 (特别是 Jeff Coleman 和 Matt Garnett ) 在参与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在推特上公开说明他们的详细理由,并协助组织更详细讨论的会议。其他人在 Discord 上参与讨论,而有些只是投票,没做其他事情。

    我们决定了 (好吧,是我建议的) 把 #retroactive-public-goods 频道设为所有人都可阅读 (在 Optimism discord 上) ,但为了防止作弊,只有徽章持有者可以发言。这使很多人难以参与,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自己 (我不是徽章持有者,还有我限制自己隔离推特,只允许发长文链接,使我无法在推特上参与)。

    这两个因素加起来使得没有产生很多讨论;肯定比我希望的少。有什么方法可以鼓励更多的讨论呢?

    以下是一些想法:

    • 徽章持有者可以对顾问投票,顾问不可以投票都可以在 #retroactive-public-goods 频道和其他仅限徽章持有者的会议中发言。
    • 可以要求徽章持有者解释他们的决定,例如,为他们投票的每个项目写文章或一段话。
    • 考虑对徽章持有者补偿,可以是明确的固定费用,或可以设置对讨论做了卓越贡献的徽章持有者能在未来募资轮里获得奖励的规范。
    • 增加更多的讨论形式。如果徽章持有者的数量增加了,且出现了有不同专业的分组,可以有更多聊天室,且每个聊天室可以邀请外来者。另一个选择是创建一个专门的 subreddit。

    开始实验更多这样的想法可能是个好主意。


    总结

    总的来说,我认为第一轮的 Optimism 追溯性募资是成功的。很多有趣和有价值的项目都得到了资金,也引起了相当多的讨论,尽管这只是第一轮。

    在后面的几轮,可以引入或试验以下这些想法:

    • 增加徽章持有者的数量和多样性,同时确保对那些仅有少数徽章持有者将在任何个别项目领域中是专家的情况会有一定的解决方案。
    • 增加某种两级的提名结构,以降低整个徽章持有者集需要面对的决策压力
    • 使用秘密投票
    • 增加更多的讨论频道,和更多让非徽章持有者参与的方式。这可以是改革现有频道的工作方式,或是增加新频道,或甚至是为特定类别的项目设立专门频道。
    • 改变奖励公式以增加差异性,将目前的 ixi\sum i\sqrt{x_{i}} 改为标准的二次方募资公式 (ixi)2(\sum i\sqrt{x_{i}})^{2}

    长期来看,如果我们希望追溯性募资能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制度,有需要回答新的徽章持有者应该如何被选出的问题 (以及,出现渎职的情况应如何罢免徽章持有者)。目前,徽章持有者的选择是中心化的。在未来,我们需要另外的方案。一个可能的想法是,在第二轮让现有的徽章持有者对一些新的徽章持有者投票。在更长远的未来,为了防止它变成一个与公众隔绝的官僚机构,可能每轮都会有一名徽章持有者通过更公开的参与方式被选出,例如 proof-of-huamn 投票?

    无论如何,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资在制度创新上的多个方面仍然是一个非常让人兴奋的新实验。它是一个非代币驱动的去中心化治理实验,且是通过追溯性而不是前瞻性动机来实现的实验。为了使实验能充分运行起来,在机制本身和围绕它需要构建的生态里还有需要进行更多的创新。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第一个专做追溯性募资的天使投资人?无论最终会发生什么,我都非常期待看到这个实验在未来几轮会如何发展。



    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cn.co进行授权。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0xaf30B0285Bb41bdB...4a533874901E4943522
    Gitcoin Grants
    Gitcoin捐赠
    蜀ICP备2021001286号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0xaf30B0285Bb41bdBB732E4a533874901E4943522
    Gitcoin Grants
    Gitcoin捐赠
    蜀ICP备20210012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