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Search by

    Vitalik 2022 年新年回顾

    Vitalik 检视了自己过去 10 年的观念看法。


    VB

    Vitalik Buterin       2022-01-04

    来源 | vitalik.eth

    作者 | Vitalik Buterin

    新年快乐!

    今天发的这一系列推文是关于我在过去 10 年中说过的话和写过的内容,以及我今天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1. 在 2013 年,我写了一篇标题为“比特币可以如何真正帮助伊朗人和阿根廷人”的文章。文章的核心观点是:比特币的关键优势是国际性和抗审查性,而不是 2100 万个比特币这个限制“。我预言稳定币会发展地很好。

    Image

    上周,我真的去了阿根廷。我的判断总体上是正确的。加密货币的采用率是高的,稳定币的采用率也的确很高;很多的企业使用 USDT。当然,如果美元本身开始出现更多问题,这个情况可能会改变。

    1. 这篇 2013 年的文章是在比特币服务被更多地”规管“的背景下写的:

    比特币没有丢失它的灵魂,为什么监管的非难狂潮会错重点

    它的核心论点是:比特币不是通过在它所在的法律类别上耍小聪明来抵抗政府的,而是其技术是抗审查的。

    Image

    我今天的看法是:比特币的去中心化会让它在超级敌对的监管环境下仍然能存活下来,但它不会蓬勃发展。成功的抗审查策略需要技术的稳健性和公众认受性的结合。

    \3. 我的预测是 2015 年开始我们就能实现 PoS 和分片。说实话,这些都错得离谱,值得一笑。这张图是我 2015 年做的演讲截图,方便大家嘲笑。

    Image

    但我的核心错误是什么?我认为是我严重低估了软件开发的复杂性,以及一个 python 概念证明与一个像样的产品级实现之间的差距。我在 2014 年的想法要复杂得多,比如这个”12维的超立方体“。

    《可扩展性,第二部分:超立方体》

    Image

    今天,以太坊的研究团队更加重视简单性——不管是最终设计还是实现路径。更看重务实的妥协。Dankrand 最新的分片设计就非常体现了这种精神。

    1. 我仍然 100%坚持我在 Reddit 上的这个评论:“互联网货币的每笔交易不应该花费多于 5 美分”。这是2017 年的目标,它仍然是现在的目标。这正是我们花这么多时间研究可扩展性的原因。

    2. 我还应该补充一点,分片的核心理念没有受影响。

    区块链1.0:每个节点下载所有数据,有共识

    BitTorrent:每个节点仅下载一些数据,但没有共识

    理想情况:像 BitTorrent 一样高效,但像区块链一样有共识

    实现的核心技术是委员会、ZK-SNARKs 和数据可用性采样:

    Vitalik:从技术角度揭秘“分片”的优势

    1. 在 2012 年,我曾短暂地做过 PoW 能源浪费的辩护者。不过幸运的是,到了 2013 年,我为权益证明作为有前景的替代方案感到兴奋。到了 2014 年,我被说服了。

    对反对比特币浪费能源的回应

    什么是权益证明以及为什么它重要

    权益证明:我是如何学会爱上弱主观性的

    这反映了我一路以来更广泛的智识进化:从“X 是我一定要捍卫的,因此凡是对 X 有利的一定是正确的。”到“我喜欢 X,但 X 有缺陷,似乎 Y 能解决它们,因此我现在支持 X+Y。”

    士兵思维模式 -->侦查员思维模式

    1. 我 2014 年写了这篇关于自我执行的合约的文章:

    DAO 并不可怕,第一部分:自我执行的合约和事实性的规则

    基本上,它试图论证,使所有社会更像一个形式系统是好的,我们应该为此感到兴奋。

    在我写关于合谋的文章时,我看到了我这种思维的局限性:

    论合谋

    协作的好与坏

    基本上,当把所有东西都塞进形式系统的问题时,几乎任何有两个以上参与者的形式系统都是可攻击的。

    1. 在竞争币变得流行前我就已经喜欢它们了。请看这篇 2013 年 9 月 (即以太坊创世前 2 个月) 写的文章:

    为竞争加密货币辩护

    三个核心论点

    (i) 不同链为不同目标做优化

    (ii) 有多条链的成本是低的

    (iii) 当核心开发团队出问题时能有出路

    Image

    Image

    Image

    我还认同吗?上述的论点在今天已经没那么有力了,因为 (i) 区块链更普遍,(ii) 应用更复杂了,因此做桥接风险更高,(iii) 试验更适合在二层网络上做。

    但即使这样,我认为仍然有东西是在二层上做不了的,因此不同的一层还是有空间的

    1. 我曾经对 Bitcoin Cash 持乐观态度。在扩容论战中,我支持增大比特币的区块容量。

    今天,我会说 BCH 几乎是失败的。我的主要收获是:由反抗形成的社区即使理由充分,往往难以长期存在,因为他们重视勇气而不是能力,是因为反抗聚集在一起,而不是团结一致前进的方向。

    1. 这两篇我在 2016-17 年写的文章是希望有人构建 Uniswap。

    通往独立的道路

    以运行预测市场的方式来运行链上去中心化交易所吧

    显然,我为这点感到自豪😀

    有趣的是,我是抱着“做一些非常简单和蠢的事,即使它是次优的”的心态做这件事,但出来效果不错,但我花了很长时间做权益证明和分片设计。

      1. 以太坊白皮书设想的应用
      • ERC20 式代币
      • 算法稳定币
      • 域名系统 (像 ENS)
      • 去中心化文件存储和计算
      • DAOs
      • 有提款限制的钱包
      • 预言机
      • 预测市场

    很多的设想都是正确的 (基本上预测了 DeFi),尽管有激励的文件存储+计算还没有什么发展 (是还没有吗?),以及当然我也完全没有想到 NFT。我想说,我在细节上没有想到的最大问题是 DAO 治理中的合谋问题。

    论合谋

    1. 2014 年一篇关于稳定币的更详细文章:

    《寻找稳定加密货币》

    这篇文章的很大部分在试图解决是否可以有不需要预言机的稳定币,而是使用区块链数据 (例如 PoW 的 diff) 作为伪价格预言机。

    我现在因为转为 PoS 而对此更悲观了。我们将需要预言机。而且如果我们想让稳定币在美元崩溃时保持稳健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可以切换到他们自己本地的 CPI),我们将需要更积极的治理。

    总结:

    • 我当时对政治和大规模人类组织的想法比较幼稚。过分专注于简单且完整的形式模型;我当时没有认识到文化和认受性方面的挑战,我现在意识到了。
    • 我早期确实有很好的直觉,避免了比特币狂热者思维里最疯狂的部分。我很快纠正了几个早期的错误。
    • 但是 X 是错的并不代表任何对 X 的反抗都会发展得很好!另一方面,政治真的很难。
    • 在技术方面,与生产软件开发相比,我更经常在抽象想法上是对的。我不得不慢慢学会理解软件开发。
    • 我现在更深刻地体会到,我们非常需要简单性,比我以前所认为的需要更多。


    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cn.co进行授权。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蜀ICP备2021001286号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蜀ICP备20210012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