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Search by

    为比特币至上主义辩护

    区块链是危险世界里最后的明灯,要像比特币至上主义者般捍卫我们的价值观


    VB

    Vitalik Buterin       2022-04-07

    来源:vitalik.ca


    我们多年来听到的声音是,区块链是未来,而不是比特币。世界的未来不会只有一种,或甚至是几种主要货币,而是许多种加密货币——而获胜的那些货币将有很强的领导作用,在统一的屋檐下快速适应用户的需求,从而获得大规模采用。比特币是一种婴儿潮时期般的老人货币了,以太坊很快也会步其后尘;未来会有更新和更有活力的资产吸引新一波的大众用户,他们不关心奇奇怪怪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或“自我主权验证”,且会因这种令人极其不愉快的 anti-government 思想而失去兴趣,他们只希望区块链 defi 和游戏可以有效率地运行。

    但如果这整套叙事是错的,而比特币至上主义的思想、行为和实践实际上才非常接近于正确的呢?如果比特币远不止是一块与网络效应相关联的过时宠物石头呢?如果比特币至上主义者实际上深深地明白,他们是在一个有强大阻力和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运作的,在那个世界里有需要争取的东西,而他们的行动、个性和对协议设计的意见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该事实呢?如果我们生活的世界里有诚实的加密货币 (只有很少) 和诈骗货币 (有很多),而适当的不容忍态度实际上是避免前者滑向后者所必要的呢?这正是本文将要提出的论点。


    我们在危险的世界里,守护自由是非常严肃的事

    希望现在这点会变得清晰得多。六周前,很多人仍然认真地认为 Vladimir Putin 是一个被误解了的善良人物,他只想保护俄罗斯,把西方文明从“同性恋灾难 (gaypocalypse) ”中拯救出来。但这仍然值得再说一次。我们生活在一个危险的世界,有很多从不听取同情和理性声音的恶意行为者。

    区块链的核心是一种安全技术——这种技术从根本上说都是为了保护人们,帮助他们在这样一个不友好的世界里生存。它就像《指环王》里加拉德瑞尔的水晶瓶 (Phial of Galadriel),是“当所有光都熄灭后,在黑暗中出现的明灯”。它不是低成本的灯,也不是嬉皮士的荧光节能灯,或是高性能灯。它是在所有这些方面都要有所牺牲,以只优化一件事,只是一件事:当你面临生命中最艰难的挑战时,当有一只该死的长达 20 英尺的蜘蛛盯着你的脸时,这个灯就会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来源: https://www.blackgate.com/2014/12/23/frodo-baggins-lady-galadriel-and-the-games-of-the-mighty/

    来源: https://www.blackgate.com/2014/12/23/frodo-baggins-lady-galadriel-and-the-games-of-the-mighty/

    区块链每天被没有银行账户和无法享用金融服务的人,被活动家、性工作者、难民、以及很多其他群体使用,他们要么对逐利的中心化金融机构的服务不感兴趣,要么有敌人不想他们得到服务。它们被很多人用以支付款项和存储储蓄,以维持主要的生命线。

    为此,公共区块链为安全牺牲了很多东西:

    • 区块链需要每笔交易得到独立验证成千上万次才能被接受。
    • 与中心化的系统在几百毫秒内确认交易不同,区块链需要用户等待 10 秒到 10 分钟才能得到确认。
    • 区块链需要用户完全负责自己认证:如果你丢失了你密钥,你的币也就丢失了。
    • 区块链牺牲隐私,需要更疯狂和更昂贵的技术才能重获该隐私。

    这些牺牲都是为了什么?为了创造可以在一个不友好的世界里存活下去的系统,并真正做到成为”当所有光都熄灭后,在黑暗中出现的明灯”

    要出色完成这项任务需要两个关键因素:(i) 稳健且具有防御性的技术栈和 (ii) 强劲和具有防御性的文化。具有稳健和防御性的技术栈的关键属性是专注于简单性和深层的数学纯度:1 MB 的区块大小、2100 万的货币上限、和简单到即使是高中生也能理解的 Nakamoto 共识工作量证明机制。协议设计必须是在数十年甚至几百年后依然是易于证明的;技术和参数选择必须无异于一件艺术品

    第二个因素是不妥协和坚定的极简主义文化。这种文化必须能够不屈不挠地捍卫自己,既不接受企业和政 府行为者从外部对生态收编,也能防御加密世界内部的恶意行为者试图利用它来谋取个人利益,这样例子很多

    现在,比特币和以太坊文化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呢?让我们问问 Kevin Pham:

    img

    觉得这个没有代表性?那再看看这条推:

    img

    现在,你可能会说,这只是以太坊的人在找乐子,最终他们会明白他们必须做什么以及他们正在处理什么问题。但他们真的会吗?让我们看看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都在跟哪些人打交道:

    img
    在中国北京与科技精英 CEO 们打交道。
    img
    * Vitalik 在俄罗斯与 Vladimir Putin 会晤。
    img
    Vitalik 会见耶路撒冷市长 Nir Bakrat。*
    img
    Vitalik 与阿根廷前总统 Mauricio Macri 握手。*
    img
    Vitalik 向谷歌前 CEO、美国国防部顾问 Eric Schmidt 致以友好问候。*
    img
    Vitalik 与台湾的数位政务委员唐凤进行了多次会晤中的第一次。*

    而这只选了一小部分。任何人看到这些马上想到的问题是:到底为什么要公开与所有这些人会面?这些人中有些是体面的企业家和政治家,但有些则积极参与严重侵犯人权的活动,Vitalik 当然不支持这些行径。难道 Vitalik 没有意识到,这些人中有些人在地缘政治上有多互不相让吗?

    现在,可能他只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相信通过与人沟通有助于带来世界和平,是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 (Frederick Douglass) 的格言“我会团结任何人做正确的事,而不与任何人做错的事“ 的追随者。但也有更简单的假设:”Vitalik 很天真乐观,喜欢环球旅行,且追求社会地位,他非常享受与重要人物的会面和被尊重的感觉。“而不仅仅是 Vitalik,像 ConsenSys 这样的公司也完全乐于与沙特阿拉伯合作,整个生态系统一直试图从主流人物获得认可。

    现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当那个时刻到来了,区块链上真的发生了重大事件——真的得罪了有权势的人——哪个生态会更愿意坚定立场,拒绝审查他们,无论有多大的压力迫使他们这样做?是由那些真正在意成为每个人的朋友的环球游牧者组成的生态,还是由那些把拍摄自己与 AR15 和斧头照片作为业余爱好的人组成的生态?


    货币不”仅仅是第一个应用“。它是迄今最成功的应用。

    很多持”区块链是未来,而不是比特币“观点的人认为,加密货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但它很无趣,而区块链的真正潜力在更大和更令人兴奋的东西上。让我们来看看以太坊白皮书列出的应用:

    • 发行代币
    • 金融衍生品
    • 稳定币
    • 身份和声誉系统
    • 去中心化文件存储
    •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 点对点赌博
    • 预测市场

    这些类别中的许多都已经推出应用了,且起码已经有一些用户了。也就是说,加密世界的人真的重视给“南半球”那些无法使用银行服务的人赋能。在这些应用中,哪些在“南半球”确实有很多用户呢?

    事实证明,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是财富储藏和支付。3% 的阿根廷人6% 的尼日利亚人12% 的乌克兰人拥有加密货币。到目前为止,政府使用区块链做有用事情的最大实例是乌克兰政府接受加密货币捐款,如果算上对非政府的、与乌克兰相关工作的捐赠,已经筹到超过 1 亿美元

    img

    今天,还有哪个应用接近于那个实际上真正采用水平的?也许最接近的是 ENS 了。DAO 是实际存在的,且正在不断发展,但今天有太多的 DAO 吸引的是非常富裕国家的人,他们的主要兴趣是找乐子、使用卡通任务头像来满足他们第一世界的自我表达需求,而不是建学校和医院来解决其他现实世界的问题。

    因此,我们很清楚地看到两个阵营:“看好区块链”的是富裕国家里享有特权的人,他们喜欢表达“超越金钱和资本主义”来显示自己的美德,并难掩对“去中心化治理实验”作为一种爱好的兴奋;而“看好比特币”的是高度多样化的人群,他们有富人和穷人,遍布世界很多国家,包括“南半球”,他们真的在使用自由的自我主权货币这一资本主义工具,为当今人类提供真正价值。


    只专注于成为金钱,才能成为更好的金钱

    关于比特币为什么不支持“富状态性”的智能合约,一个常见的误解如下。比特币真的非常重视简单性,特别是低技术复杂性,以减少出错的机会。因此,它不想增加更加复杂的功能和操作码,这些功能和操作码在以太坊支持更复杂的智能合约是必须的。

    当然,这个误解是错的。事实上,有很多方法可以添加富状态性 (rich statefulness) 到比特币;在比特币聊天存档中搜索“covenants",就会看到很多被讨论的提案。这些提案中有很多都是出乎意料地简单。而 covenant 之所以没有被添加,不是因为比特币开发者看到富状态性的价值但发现即使多一点协议复杂性都是无法忍受的。相反,是因为比特币开发者担心系统复杂性的风险——富状态性可能会引入生态系统!

    (译者注:convenant 是对比特币共识规则的一类提议变更,它允许一个脚本阻止一个经授权的花费者给有些其他脚本花钱。)

    最近比特币研究员发表的论文描述了一些引入 convenant 来给比特币添加一定程度的富状态性。

    最近比特币研究员发表的论文描述了一些引入 convenant 来给比特币添加一定程度的富状态性。

    以太坊与矿工可提取价值 (MEV) 的斗争是这个问题在实践中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以太坊上构建应用非常容易,下一个与某合约交互的人获得可观奖励,导致交易者与矿工为之争斗,并极大地助长网络中心化风险,并需要复杂的变通方法。在比特币,构建这样具有系统性风险的应用是很难的,主要因为比特币缺乏富状态性,且专注于简单的 (且没有 MEV) 用例——只作为钱。

    系统性扩散也可以通过非技术的方式发生。比特币只作为钱意味着比特币需要相对少的开发者,有助于减少开发者开始要求为自己印免费钱来构建新的协议功能的风险。比特币只作为钱还减少核心开发者不断增加功能来”跟上竞争“和”满足开发者需求“的压力。

    在许多方面,系统性的影响是很真实的,一种货币不可能”开启“一个高度复杂和有风险的去中心化应用生态而没有某种负面影响。比特币做了安全的选择。如果以太坊继续其以二层为中心的路径,ETH 这种货币可能可以与它所开启的应用生态系统保有一定的距离,从而获得一些保护。相反,所谓的高性能一层平台则没有这个机会。


    一般来说,行业最早出现的项目是最“正宗的”

    许多行业和领域都遵循一个相似的模式。首先,某种新的令人兴奋的技术被发明出来,或取得很大的飞跃性改进到一定程度,它实际上可以用于某些方面。在开始的时候,该技术仍然是笨重的,让几乎每个人都把它作为投资来碰的话风险太大了,且没有人们使用它来变得成功的“社会证明”。因此,最先参与的人将是理想主义者、技术极客和其他真的为这项技术以及它对改善社会的潜力感到兴奋的人。

    然而,一旦这项技术充分证明了自己,普通人就会进来——在互联网文化中,这种事件经常被称为“永恒九月 (Eternal September)”。这些还不是一般善意的普通人,只想感受令人兴奋的部分,而是穿西装的商业普通人,他们开始狼眼般地搜索生态系统,寻找赚钱的方法——风险投资者大军同样渴望从旁支持他们赚取自己的钱。在极端情况下,彻头彻尾的骗子进场,创造出没有任何社会层面或技术层面可取价值的区块链,基本接近于骗局。这样,生态系统发展时间越长,在光谱上处于利他主义一边的任何新项目就越难开展。

    区块链行业用短期逐利的价值观慢慢取代哲学和理想主义价值观的一个嘈杂指标是越来越大的预挖 (premine) 比例:加密货币的开发者分给自己的份额。

    内部人员分配的来源: Messari.

    内部人员分配的来源: Messari.

    哪个区块链社区深深地重视自我主权、隐私和去中心化,并努力做出很大牺牲来实现这些价值?哪个区块链社区只是想太抬高其市值并未创始人和投资人赚钱?上面的图表非常一目了然了。


    不容忍是好的

    上文已经清晰说明了为什么比特币作为第一个加密货币的地位给了它独特的优势,这个优势是任何在过去五年创建的加密货币极其难以复制的。但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对比特币至上主义文化最大的反对声音:为什么它如此有毒?

    比特币的有毒特性来自康奎斯特的第二定律。在罗伯特·康奎斯特原初的表述中,该定律是这样说的“任何没有明确以宪法形式规定的右翼组织迟早会变成左翼”。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普遍得多的模式中的一个特例,而且在现代社会无穷无尽的同质化和社交媒体的从众现象中,这个定律比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现实:

    如果你想保持一个区别于主流的身份,那么你需要真正强大的文化,在每次主流试图宣示其霸权时,它都会积极抵抗主流的同化

    正如我在上文提到的,区块链是非常彻底和明显的反文化运动,它们试图创造和维护不同于主流的东西。当世界正在分裂成大国集团,并积极压制它们之间的社会和经济互动时,区块链是极少数可以维持全球性的东西之一。当有越来越多的人寻求审查制度以打败它们的短期敌人时,区块链坚定不移地不对任何东西进行审查。

    当“理性的成年人”试图告诉你要“成为主流”你必须放弃你的“极端”价值观时,这是你唯一正确的回应方式。因为放弃价值观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当“理性的成年人”试图告诉你要“成为主流”你必须放弃你的“极端”价值观时,这是你唯一正确的回应方式。因为放弃价值观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区块链社区必须与内部的不良行为者斗争。不良行为者包括:

    • 诈骗者,他们制造并出售最终没有价值 (或更糟,主动作恶)的项目,但带有“加密”和“去中心化”的标签 (和一些非常抽象的人文主义和友谊的思想) 以获得认受性。
    • 合作主义者,他们公开、大声地宣告要与政府合作,积极试图说服政府对其竞争者使用强制力。
    • 社团主义者,他们试图使用他们的资源来接管区块链的开发工作,并经常推动协议变更以实现中心化。

    人们可以笑着反对所有这些行为者,礼貌地告诉世界为什么他们“不认同他们的属性”。但这并不现实:不良行动者将努力将自己嵌入你的社区,到时会变得很难以从心理上以足够程度且真实所需的蔑视来批判他们:你正在批评的人是你朋友的朋友。因此,任何重视随和的文化在遇到挑战时很容易就输了,让骗子在新手钱包力自由游荡。

    什么样的文化不会输?一种愿意并渴望告诉内部的骗子和外部有权势的反对者的文化。


    反对籽油的奇怪出征行动是好的

    有助于社区围绕其独特价值观维持内部凝聚力,避免陷入主流泥潭的强有力的纽带工具,是与核心使命相似 (即使不直接相关) 的奇怪信仰和出征行动。理想情况下,这些出征行动至少应该是部分正确的,戳中真正的盲点或与主流价值不一致的点。

    比特币社区在这方面很擅长。他们最新进的出征是反对籽油之战,从植物种子中提取的油有很高的 omega-6 脂肪酸,对人类健康有害

    img

    媒体评论这次比特币玩家的出征行动时,是充满怀疑的,但当“受到尊敬”的技术公司处理这个话题时,媒体的态度却好得多。这次出征有助于提醒比特币玩家,主流媒体本质上是部落主义和虚伪的,因此面对媒体提出尖锐指控中伤加密货币主要用于洗钱和恐怖主义时,应该以同样的蔑视程度来对待。


    成为至上主义者

    至上主义者经常被媒体嘲笑未既是危险有毒的右翼邪教,又是纸老虎(一旦其他加密货币进入并夺得比特币最强的网络效应)。但现实是,我在上文的至上主义者论述里,没有一点是取决于网络效应。网络效应实际上是成对数型发展的,而不是二次方式:当一种加密货币影响力”足够大“,它就有足够的流动性来运作,且多加密货币支付处理者可以轻易把它加入它们的集合里。但是,关于比特币是过时的宠物石头以及它的价值完全来自行走僵尸式的网络效应,只要轻轻一推就倒的声称,同样是完全错误的。

    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资产有真正的文化和结构性优势,使得它们成为值得持有和使用的强大资产。比特币是这种类型的极佳例子,尽管它不是唯一的例子;其他可敬的加密货币的确存在,且至上主义者也愿意支持和使用它们。至上主义者不仅仅是为了比特币而比特币;相反,很多其他加密资产都是骗局这点是非常真实的认知,而且在保护新手方面,不容忍的文化是不可避免和必须的,并确保这个空间里至少有一个角落是继续值得逗留的。

    误导十个新手避免结果是好的投资,总比一个新手被骗子搞得破产要好

    把你的协议做得太简单而不能为 10 个低价值、获得短暂注意力的赌博应用提供服务,总比把它做得过于复杂,而无法提供支撑其他一切的核心稳健货币用例的服务要好

    通过积极支持你所相信的东西而得罪数百万人,总比试图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最终什么都捍卫不了要好

    勇敢一点。为你的价值观而战。成为一名至上主义者吧



    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cn.co进行授权。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蜀ICP备2021001286号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蜀ICP备20210012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