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Search by
    ETH  $
    Loading...
    Loading...
     Gas: 
    Loading...
             Epoch / Slot :
    Loading...
           活跃验证者 :
    Loading...

    Joe Lubin: 加密乌托邦的陨落

    加密货币市场寒冬经久不散,Lubin还能否为梦想买单?ConsenSys还能支撑多久?


    JC

    Jeff Cauflin, Sarash Hansen       2018-12-10

    来源 | forbes.com



    在一年前,Joe Lubin似乎是世界上最有先见之明的人之一。当时加密货币(如以太币)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能言善辩的以太坊联合创始人Lubin计划从达沃斯到SXSW的各种活动中发表演讲。公司举行的“Ethereal Summit”时,门庭若市,只剩下站立的地方,无论Lubin发言有多荒诞,人们都不会漏下他说的一个字。

    2017年10月在旧金山举行的一次活动中,他指责与会者敲打电视机,还粗鲁对待Apple手机助理Siri。“我们设计了以太坊是使机器和机器人成为一等公民”,Lubin直言不讳地说道,同时还表达了自己对去中心化、自主主权和全球社区民主化愿景的支持。“所以要善待这一代的机器,以免将来某个认为你对她的祖先不敬的人工智能对你展开报复,把你的碳转化成对未来机器经济更有用的东西。”

    Lubin的讥讽引起了满堂嬉笑,谁能料到在2017年秋,加密货币的底层技术分布式数据库——区块链席卷而来,其将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想法并非完全不切实际。类似比特币的数字货币——以太币的价格从2017年初的10美元/枚暴涨至300美元/枚,接下来三个月内更是达到了1389美元/枚的峰值。Forbes很快将Lubin列为加密领域第二富有的人,其资产高达50亿美元。这并非空穴来风,有报道表示Lubin持有以太币流通量的5%-10%,而以太币市值在2018年初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

    “区块链技术的潜力是无穷的”,54岁的Lubin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告诉Forbes。“它的价值比现有的代币高出许多,因为区块链会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我们将在这项技术上构建所有项目。“

    2014年底,在以太网以30美分/枚的价格推出以太币之后几个月,Lubin创建了ConsenSys,雄心勃勃地将这个控股公司描述为一个为去中心化世界构建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的全球“有机体”。实际意义上,Consensys是第一个加密企业集团,包含一系列盈利性公司,为比特币最大的区块链竞争对手——以太坊提供支持。在Consensys总部布鲁克林,超过50家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种类繁多,从扑克网站和供应链公司到预测市场,医疗数据公司和网络安全咨询公司。

    但Consensys并未发起融资或发行债券。在Lubin的去中心化未来版图中,他同时担任了架构师,首席执行官和中央银行家的角色,用个人加密货币存款为所有ConsenSys的Spoke提供资金。

    尽管其基础层出现严重问题,但Lubin还没有对总体规划进行明显改动。首先,以太坊区块链面临巨大阻力。由于技术优势(主要是因为它允许将应用程序“嵌入”区块链中),以太坊成为数百个ICO的发行平台,而其中许多骗局ICO导致投资者损失数十亿美元。加密货币“原野”上充斥着许多在以太坊上发行却命途不济的ICO残骸,雪上加霜的是,现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其他监管机构也正在瞄准其中一些ICO采取执法行动。11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针对以太坊创业公司Airfox和Paragon采取行动,这两家公司在2017年发行ICO时实际上已经出售了2700万美元的未注册证券,其代币目前基本上一文不值。与此同时,支持应用程序的区块链竞争对手如EOS,每天处理的交易量几乎为以太坊的十倍;另一个竞争对手——Dfinity,最近从Andreessen Horowitz等风险投资公司那里筹集了1.02亿美元,正在向以太坊发起挑战。但几乎所有区块链技术发展仍然非常缓慢,以太坊每秒只能处理大约20笔交易。相比之下,Visa可以处理24000笔。

    然而Lubin的公司规模却在不断增长。ConsenSys旗下有1200名员工,官网上同时发布了约200个职位空缺。虽然ConsenSys对此不置可否,但据Forbes估计,Consensys几乎所有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有些业务甚至毫无盈利的可能性。Lubin的“全球有机体”似乎每年以超过1亿美元的速度耗费资金。

    当有些非常担忧的员工询问Lubin关于ConsenSys的可持续性时,Lubin的回答总是很得体:“Joe会说,’这绝对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情。我们还能以当前的速度持续长远发展,” 5月份离职的Consensys前全球运营总监Carolyn Reckhow回忆道。

    加密货币遭到重创,以太币价格从1389美元/枚直线下跌至100美元左右,Lubin持有资产可能已经缩水到不足10亿美元,人们很怀疑Lubin还能为梦想买多久的单。这一切都取决于他抛售的以太币数量及时机。

    与以太坊其他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和Anthony Di Iorio一样,Lubin在加拿大长大。父亲是一名牙医,母亲从事房地产经纪。自称为电脑怪才的Lubin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读普林斯顿大学,在那里他打壁球,是未来亿万富翁、对冲基金大亨Mike Novogratz的室友。Mike和Lubin一样,最终转向区块链和加密行业。在1987年毕业并获得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学位后,Lubin刚开始在普林斯顿机器人实验室从事科技研究,最终转行至金融业为高盛构建软件,后来运营了一个成功的量化对冲基金。

    Lubin的办公室与“911事件”中遭遇恐怖袭击的世贸中心距离不远,悲惨的经历使他陷入了生存危机。在随后的十年里,他对世界现状深感沮丧。

    Lubin在2017年5月份举行的Ethereal Summit 上表示,“信赖那些我们内心认为最符合个人利益的机构是愚蠢的……我觉得我们当前所在的全球社会和经济体系,无论是象征意义上还是事实上,又或是道德意义上,都已是破产状态。我相信我们的社会与经济体系正在一步步、一层层地走向崩溃”。 Lubin预见了两个同样灾难性的结果——各国央行行长最终会通过贬值货币来偿还不断增加的债务,进而抑制了几十年的经济增长;第二个后果是,一些预期外的”非线性“事件会导致发展壁垒,并使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经济大萧条。 Lubin对此深感悲痛,于是前往秘鲁和厄瓜多尔寻找庇护所。

    2011年初,Lubin读了比特币白皮书并且得到顿悟:“去中心化将会改变游戏规则。” Lubin的全球“有机体”似乎每年耗资超过1亿美元,但ConsenSys仍在继续扩张。 在了解完比特币的所有内容后,Lubin由Di Iorio引荐给了Vitalik Buterin——19岁的以太坊创建者,加密行业的天才少年。在阅读了Buterin 2013年11月发布的以太坊白皮书后,Lubin参与以太坊项目的底层设计并参加了2014年1月在迈阿密举行的北美比特币会议。在此之后他继续作为核心团队成员参与了以太坊在2014年7月发行的1800万美元ICO,据传,Lubin是以太坊众筹期间最大的买家之一,当时每枚价格估计远低于1美元。然而以太坊创始团队出现分歧,最终分道扬镳。Buterin继续关注这项技术,Lubin则制定了围绕以太坊创建商业生态系统的计划。

    Lubin选择布鲁克林下层中产阶级社区Bushwick作为Consensys总部。从外面看, Bogart Street49号看起来很脏:门上盖着酒吧卫生间常见的各种贴纸,周围都是涂鸦。其内部装饰也没什么不同,ConsenSys在公寓住宅区旁边租下了许多阁楼。

    在公司组织结构方面,Lubin并不像传统典型的公司内部阶层构造。他的ConsenSys将实行所谓的“全民主”——没有管理者或汇报结构。决策权将是分散的,员工可以选择自己的头衔。很少有人有固定的办公桌。

    “每天都是如此松散,我不知道走进去后是否有座位,简直就像是《权力的游戏》”,Jeff Scott Ward说,他于2015年6月加入ConsenSys,在 2018年初离开公司。Ward指出,一层楼有一个可容纳30人的厕所,公司近一年半没有聘请人力资源专员。ConsenSys的首批项目或者说是Spoke包括用于加密货币交易的记账应用和针对音乐家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版权平台。Spoke的大部分创想都来自ConsenSys的员工,一旦项目获得批准,Lubin就会给初创公司提供25万到50万美元的资金。 目的是使Spoke成为自立的企业,并且为了实现这一点,Consensys员工偶尔会被分派到他们自己的项目里。Lubin更广泛的目标是将他的以太坊生态系统变成他所谓的mesh,其强度来自各个项目的互连性。

    Consensys推出的项目中只有小部分获得牵引力。记账应用Balanc3表示,已有超过25个商业客户(虽然没有明说具体客户),每个客户每年至少支付25000美元的服务费。另一个项目是Kaleido——帮助企业实施区块链技术的初创公司,拥有1900名用户,刚开始收取服务费。亚马逊云计算部门最近宣布其托管平台与Kaleido的区块链产品相整合。ConsenSys已为以太坊创建了专业开发工具,程序员下载次数达数百万次,但并未收费。

    在审批项目时,Lubin并不像传统风险投资者那样谨慎。“在项目选择上,Joe倾向于保持开放态度,常说‘可以,为什么不呢’”,现在担任加密钱包公司Casa客户服务和运营主管的Reckhow说。“幸运的是,他处在一个拥有决策权的位置,但他不擅于分清项目选择的优先次序,而宁愿什么都通过。”

    当加密货币处于牛市时,作为以太坊的“沃巴克老爹”极具优势,但随着加密货币进入另一个熊市, Lubin之前表示会定期出售加密货币用于投资经营,现在可能需要终止一些项目。

    2017年,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学生Mark Beylin找到Lubin,提出了新创想——Bounties Network,类似于综合类工作外包平台Upwork,为自由职业者提供工作,但Bounties Network使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这将有助于工作计费。经过一年的运营,Bounties Network现有7名员工,总共只有40万美元的酬金。平台薪酬高低不等,一篇关于未来工作的800字博客文章稿费可能高达171美元,而将一份白皮书翻译为葡萄牙语可能只有67.30美元。到目前为止,Bounties Network总收入不到50000美元。

    2016年10月,迪拜的18岁高中毕业生Jared Pereira向Lubin抛出了Fathom,该项目通过将学术评估和评分外包给校外机构来改变传统高等教育业务。Lubin当即就通过了Fathom,但两年后该项目有六个研究人员却没有可开发的原型。它的网站十分简陋,仅有几页表述了开发者的“高风亮节”:“如果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目标来自由地选择人生经历,并且能够将这些经验可靠地传达给世界上任何一个实体,那么不同规模的社会组织的效率将会发生数量级的提升。”

    Lubin投资的其他项目似乎更是不堪一击。Lubin经常穿着同名T恤推广的项目Cellarius,是一个“跨媒体网络朋克特许经营”项目,目的是在区块链上进行协作式讲故事。但究竟什么是协作式讲故事,为什么区块链会让故事讲述变得更好或更有利可图?其网站的解释仍是含糊其辞。

    Lubin仍坚持ConsenSys在项目筛选方面越来越谨慎,但本性难移。就在10月份,Consensys又收购了一家名为Planetary Resources陨石开采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试图开采外太空资源。Lubin高深莫测地说,“我们认为Planetary Resources公司是一个专业能力很高的团队,他们有兴趣探索区块链如何在开采太空资源中发挥作用”。。Civil是一个基于以太坊的平台,其使命是支持一个全球性的优质新闻编辑室社区,因未达到众筹最低目标800万美元而不得不取消ICO。Civil的18个新闻编辑室的一些记者表示他们尚未收到Civil承诺的代币赔偿。(Forbes最近宣布与Civil建立合作关系。)

    ConsenSys还提供咨询服务,主要帮助企业掌握区块链知识从而更好地布局区块链。到目前为止,这是该公司发展最好的业务。从短期来看,Consensys咨询服务将会成功,除非那些公司醒悟过来,意识到区块链不一定对大多数事物都有帮助,有时甚至比其他技术更糟糕。例如,ConsenSys的顾问合作创建了Komgo,一个由花旗,法国巴黎银行和荷兰银行等15家银行组成的财团。Komgo希望利用区块链来提高世界各地货物运输的融资效率,如石油。ConsenSys咨询顾问还与菲律宾的友联银行合作,旨在提高转账速度。

    Lubin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ConsenSys的咨询部门已经从30名员工发展到250多名,正以现金及股权的形式带来了“数千万美元”的利益。ConsenSys的spoke,主要是应用程序和开发人员工具。据orbes估计,到2018年,所有这些项目总收入不会超过1000万美元。

    到目前为止,除咨询服务外,ConsenSys最成功的业务是其为以太坊程序员提供的开发工具。其中,MetaMask允许用户从Web浏览器登录以太坊,下载量超过一百万(所有这些都是免费的);Truffle帮助开发人员管理和测试部分用于构建以太坊应用程序的代码,也拥有100万次免费下载量。由于区块链开发者社区具有公共的,准无政府主义的特性,因此这些工具很难从开发者处收取实际费用。ConsenSys声称其访问以太坊的工具——Infura将很快收取服务费。

    加密资产管理公司CoinShares首席战略官Meltem Demirors说:“ConsenSys在开发前五年中为以太坊生态系统所作的贡献比任何公司都多。

    这些未见起色的项目没有影响到Lubin,显而易见的是他投资这些项目不是为了盈利, “我不是想创建公司然后推出去赚钱,目的是创建一个生态系统,像发展一个大家庭。”但是,Lubin也承认正在进行循序渐进的改变,最近Lubin向其员工发送了一份备忘录,为了迎接ConsenSys 2.0的到来,该公司将精简业务,淘汰表现不佳的项目。Lubin说,“在ConsenSys 2.0规划上,我们将更关注传统创业公司必须跨越的市场障碍”。他并未排除裁员的可能,其中甚至包括咨询部门。

    ConsenSys的最大问题与其说是加密货币价格暴跌和Lubin资产缩水,倒不如说是企业集团怪异的运营结构。

    ConsenSys宁愿相信自己正在重塑工作和业务的未来。当你走进ConsenSys布鲁克林黑客风格的总部时,你会发现有很多反主流的布局,包括墙上的一个大横幅,上面写着“欢迎进入去中心化的未来”。

    事实上,首席执行官Lubin试图不去指导别人该做什么。“他想成为反传统的首席执行官或创始人”,离职员工Jeff Scott Ward说,部分原因是因为Lubin是一个想要推动民主化的“好好先生”。但让“好好先生”掌权有一些不好的结果。在ConsenSys,员工们几乎没有动力在截止日期前完成工作并取得快速进展。Balanc3发言人Griffin Anderson表示,在很多方面,Consensys不像硅谷风投公司那样存在产生收益或达到目标的压力。Glassdoor一位评论员将ConsenSys描述为“无资金限制,无达标压力”的地方。

    传统结构的匮乏也催生了丑陋的公司政治。“感觉有点像电影《幸存者》”,离职员工Lucas Cullen说。还有离职员工指出,与Lubin关系密切的ConsenSys员工可以更快地获得资源,而且不同团队的责任大相径庭。

    ConsenSys确实有资源分配委员会(RAC),负责决定项目是否有资格继续分配到额外的工程师或资金。但委员会人员架构一直不太稳定。“固定有一个人来自财务部,但委员会通常都是由对你所在领域感兴趣的人组成的,任何人都能报名称为委员会成员”,Truset的联合创始人Thomas Hill表示,Truset是ConsenSys其中一个项目,正在打造一个众包商业数据平台。

    在ConsenSys工作了三年的Ward表示,“厨房里的厨师太多了。就像是在比较谁的自我最强?令人筋疲力尽。UPort是基于以太坊的自主权身份ID应用,允许用户身份验证、无密登录、数字签名并和以太坊上的其它应用交互。该应用有三个项目经理,他们甚至都不能在一个愿景上保持一致的意见。即使如今只有15个应用程序使用UPort,该项目仍被分为两部分。

    许多人将ConsenSys的企业文化描述为混乱,公司似乎无法跟踪投资的项目。ConsenSys主页显示有 50多家辐条公司,但在报道新闻的过程中,这个数字的范围从“超过30”变为最近的42个。公司发言人表示,这个数字一直不稳定。

    Lubin承认其中存在一些问题。“问责制一直是ConsenSys的一大难题,”他说,“我们一直在努力建立各种机制,区分各人的职责与义务,并确保实施明确的问责制”。但他也提到了他推行的网状结构的真正好处。不同项目之间需要协作互动,而组织机构中的筒仓隔离了不同的部门。员工们表示,质疑他人的假设并没什么可耻辱的。一些内部人士感觉被赋予了自主权——特别是能在项目之间进行横向调动。

    “ConsenSys最终将作为一个案例研究纳入Harvard Business Review,要么作为改变企业组织结构的优秀样板,要么就是失败案例”,Truset联合创始人Hill直言不讳道。

    如果Lubin在为即将到来的去中心化时代重塑企业是一个悖论,那这个悖论就是ConsenSys实际上比卢宾所承认的更加中心化。

    例如,当ConsenSys的分支机构分拆并成为独立的公司时,Lubin会掌握50%或更多的股权。因此,与美国镀金时代的John Pierpont Morgan和Andrew Carnegie以及互联网时代的科技巨头Jeff Bezos和Mark Zuckerberg一样,Lubin正在成为区块链时代的独裁巨头之一。“这就是整个网格和去中心化分崩离析的地方,从来没有人知道谁拥有什么股份”,Ward表示。比如说Grid +——ConsenSys通过ICO分拆出来的一个项目,据Forbes估计,Lubin带走了不少于20%的代币再加上一半股权。

    “我认为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去中心化”,CoinShares的Demirors说。

    ConsenSys1200名员工持有股权的问题已成为一个流传的笑话。离职员工指责道,Lubin很长一段时间都避重就轻,如果你问他什么时候实施计划,回答总是“六个星期之后”。事实上,Consensys首批约100名员工在2017年初收到分配的股权,而大约两年后,ConsenSys表示,它仍在制定一项计划,给更多员工分配公司股权。

    Lubin认为ConsenSys公司结构并不存在矛盾,“如果你能够构建一个为许多人服务的系统,并得到较高的满意度,那么原始结构并不一定必须由很多人平均拥有”,这和Zuckerberg在Facebook不平衡的公开募股前夕的说辞一样。

    2017年,ConsenSys还能利用ICO作为一种简单而有利可图的方式来催生分支企业并奖励内部员工。但现在ICO正处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打击的风口,这个方式不再适用。“当我们寻求个能多的外部投资时,有些特定的交易映射到传统的风投模型中,在这些交易中,我们将保留较少股权”,ConsenSys Labs负责人Ron Garrett指出,Consensys Labs是负责筛选spoke项目的部门。他还补充说,其他创业孵化器如Betaworks,都持有它们所孵化公司的多数股权。民主化和去中心化暂且讲到这里。

    就目前而言,Joe Lubin在未来业务方面的重大试验实际上是与时间赛跑:在Lubin的资金耗尽之前,区块链应用是否会取得主流成功?

    即使是以太坊上最成功的应用程序,其用户群也很小。最广泛使用的应用程序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是IDEX,与ConsenSys毫无关联。经过一年多的运营,日用户量仅为1000。Lubin说:“我们知道这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大规模应用。”

    如果Lubin仍然是亿万富翁,ConsenSys或许还能维持数年(即使是每年耗资超过一亿美元)。但Lubin毫不嘴软,“Consensys目前仍在健康稳固的运营中”。

    Lubin会在什么时候认输?

    “我从未退出,而且我从来没有为投资的项目采取退出策略,”他在ConsenSys的旧金山办事处说道,他刚刚为16家初创公司举办了“体验日”,这些公司都希望能得到Lubin资助。“这些项目我都投!”



    声明: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reumcn@gmail.com进行授权。